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应 运 而 生

张深邃之目 / 应时代之运 / 生未来之苗

 
 
 

日志

 
 

[原创] 丹桂飘香(小说)  

2008-03-13 13:04:06|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丹桂飘香

    应运而生 

这是陈婷第二次来这里了……

上次,也就是去年中秋节那天,她到姑妈家去,无意中经过这里,就被一阵阵桂花的香气吸引了。这里是城区较为偏僻的一条路。路上行人稀少,机动车辆也少。偶尔,树上鸟雀的啼鸣声,或是路上的摩托车的突突声,才打破了这宁静的气氛。桂花的香气,是从路边围墙内的一长排桂花树上飘过来的。她停住了脚,不由得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香气。多么香啊!多么美啊!她仿佛又来到了她家的庭院。她家的庭院里,也有一株桂花树,不过,没有这里的桂花树这么高,这么大。“在这里留个影多好啊!”她拿出了放在包里的照相机。“可是谁给我拍呢?”她望着路上,虽然有人经过,但她不知道人家会不会拍,或是愿不愿意拍……一阵摩托车突突声传来。“停下,停下!”摩托车停在路边。从车上下来一个年轻女子。“好香哟!这里好美哟!”年轻女子边说边朝着骑在摩托车上的男青年招手。“快来,给我拍个照!”男青年拿着照相机走过来了。他们互相拍了照后,女青年走到陈婷身边,笑着说: “请给我们照张。”陈婷忙收起自己的相机,拿起女青年的相机,给他们照了一张。陈婷还给他们相机时,不禁羡慕起他们了。心想:“我要是有这么一位帅哥就好了。”自己感觉到脸有些发烫,手心也在冒汗了,赶紧转过身去。“我也给你拍一张吧!”女青年轻轻拍了陈婷一下。“谢谢!”陈婷忙把自己的相机拿给了她。女青年给她拍了照后,同男青年骑上摩托车走了。望着他们渐渐逝去的背影,陈婷呆呆地站在路边想开了……

陈婷在大学毕业后到一家大公司当文秘有两年了。工作上十分顺心,但婚姻上不如意。陈婷容貌俏丽,身材苗条,气质优雅,举止端庄大方。从上大学到工作,追她的人也不少,但没有一个是她如意的。陈婷的父母远在千里之外,只有姑妈住在这个城市里。姑妈对她很好,经常打电话叫她去。昨天,姑妈打电话给她,约她来过中秋节,还说要同她谈一件事。她听后,就猜到可能要给自己介绍男朋友了。恰好今年的中秋节是休假日。今天,她打扮一番后,把送给姑父、姑妈和表弟的节礼放在自行车前面的车筐里,就骑着自行车走了。大街上,行人和车辆都很多。骑到一路口处,她不想在拥挤的大街上挤,就拐进了这条小巷。

“不知姑妈给自己介绍的那个怎么样?能像他那样帅,就好了。”正在发呆时,她突然感到双眼被人蒙住了。她晃动了一下脑袋,蒙她的手不但没松开,反而蒙得更紧了。“谁呀?”她问。没有回答。“这会是谁呢?”她想:“是自己的好朋友还是同事?”陈婷以前在路上也遇到过这种情况。陈婷虽然觉得眼睛有些疼,但没有发火。人家跟你挺亲密的,才会这样!“那会是谁呢?”陈婷急速地思索着。陈婷在这个城市里,除了姑妈一家外,再没有别的亲戚了。在这个城市工作的大学同学和单位上的好友倒是有好几位,至于社会上的,陈婷很少接触,能像这样亲密接触的,几乎没有。“好了好了,我的眼睛都给你弄疼了。”她一边摇晃着头,一边使劲地掰着蒙她眼睛的手。蒙她眼睛的手,终于松开了。陈婷只觉得眼前一片白蒙蒙的,还闪耀着金花、银花。慢慢地,她能看清眼前的景物了。她回过头,没见到蒙她眼的人。她又向路的两头看了看,在她的前面,一辆摩托车载着一对青年男女向前奔去。在她的后面,只有两个十一二岁模样的小学生朝她望着。“真是活见鬼!”她嘟哝着。“也可能是认错人了吧?”她掏出手绢擦了擦汗。擦到颈子时,她发觉项链没有了。她一下懵了。“这……”她赶紧看看挎在肩上的包,包还在,但包里的相机、手机和钱包都没有了。“不好,遇上坏人了!”她急忙问身后的两个小学生:“你们看见谁蒙我眼的?”一个小学生指着前面说:“骑摩托车的。一个女的蒙你的眼,一个男的站在你的身边。我还以为你们是认得的。”陈婷急得连谢都忘记说,骑上放在路边的自行车,就向前追去。她追了一段路,没有追到,只好去到附近的派出所报案。报案时,她说出了自己的怀疑——那照相的一对男女可能是。他们先是来试探,然后,绕一圈才冒充熟人蒙眼,乘机偷走财物。陈婷还向警察说出了她无意中看到的那一对男女的摩托车的车牌号码的最后两个数字。其他的数字,她记不得了。

 陈婷到她姑妈家时,姑妈家的饭菜早已烧好了,一家人都在等她来。“哎呀,我的大小姐,你怎么到这时才来!我给你打电话,也没有回音。怎么回事呀?”一看到陈婷,姑妈就絮叨开了。“姑妈!”陈婷刚把节礼放在桌上,终于忍不住,扑到姑妈怀里哭了起来。“谁欺负你啦,快对姑妈讲!”在姑妈再三追问下,陈婷将事情的经过哽咽着说了一遍。“有这种事?”姑妈自言自语,然后推开陈婷,说:“好了好了,别哭了!你不是报警了吗?就等消息吧!快洗洗脸吃饭吧!”陈婷还在抽泣不止。“别难过了,手机呢,是少不了的。这样吧,姑妈送你一个!下午我就陪你上街去买一个新的。抓到了那坏蛋,取回了东西,你就卖掉一个手机;如果没抓到呢,……”姑妈看了一眼丈夫,说:“就让你姑父送你一个相机,数码的。项链嘛……”姑妈笑着说:“那自然会有人巴结你的。”“表姐,我想巴结你,可是我没钱!”十三岁的表弟在旁边扮着怪相。“去去,去打水给你表姐洗脸!”姑妈轻轻地拍了一下儿子的脑袋,又笑着对陈婷说:“快去洗脸,吃过饭,姑妈有好事告诉你!”“什么好事?”姑妈推了一下儿子,假装恼怒,说:“你怎么还在这里,还不快去打水!”“我知道喽……表姐有男朋友喽!”陈婷被表弟的怪腔怪调弄笑了。

吃过饭后,姑妈怕儿子再来捣乱,就拉着陈婷进了卧室。果然是给陈婷介绍男朋友的事。男的叫李桂生,二十九岁,是个研究生,在这个城市的一个研究所里工作。虽然是学物理的,但喜爱文学,还发表过文章。他父母家在农村,他叔叔家在这个城市里,他就住在叔叔家。“一米八的个子,一表人才。噢,还有他的照片呢!”姑妈边去拿照片边说:“是你姑父的一个朋友介绍的。你父母又不在身边,我这个当姑妈的还能不多操点心?我让你姑父想法子同他朋友一道见到了那个男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嘛!你姑父回来对我说,‘真是一个大帅哥’!”姑妈将照片拿到陈婷面前,笑着问:“怎么样?不错吧?”“怎么……是他?”陈婷一看照片,差点叫了出来。姑妈没注意陈婷的表情,仍在那里喋喋不休地絮叨着男的优点,但这时的陈婷是一句也没听进去了。“难道真是他?也真是太巧了!”很快,陈婷发热的头脑冷静了下来。“也可能是相貌相似的。不过,也太像了”陈婷把自己的怀疑告诉了姑妈。“不可能吧? 听你姑父说,这个李桂生憨厚老实,在单位上表现不错,也没有什么女朋友。这样吧,我们再详细地问问你姑父。”陈婷忙拉住向门外走去的姑妈,说:“先别去问,姑父也是听他朋友说的。”陈婷本来还想说句“不一定正确”,但觉得不妥,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陈婷拉住姑妈的手,问道:“姑父把我的情况告诉了他吗?”“怎么会呢?”姑妈拍了一下陈婷的手,笑着说:“你放一百二十四颗心!没有你的同意,你姑父不会把你的情况告诉他的。”陈婷拿起照片对姑妈说:“照片放在我这里几天”说完,就要走。“等等,我同你一道去买手机。”“不了,我办公室里有电话。”陈婷向姑父告了别,骑上自行车走了。

陈婷骑车来到大街上。她再也没有骑进那条令她伤心又气愤的小巷里。大街上人多车多,自己头脑里又像一锅烧开的粥似的。她索性下了车,沿着路边边推边走。“真是太气人了!这个伪君子,既劫财又骗色。那个女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臭味相投!”陈婷又悔恨起自己来了——看人只看表面。吃一堑,长一智。“不过,如果不是他……唉,还是让民警去了解吧!”陈婷觉得自己的头脑都快要爆炸了。她不再多想了,骑上自行车,很快就到了派出所。陈婷把在姑妈家知道的李桂生的情况告诉了民警。照片也留了下来。民警说等录下来后,再还给她。陈婷把她办公室的电话号码留了下来。

半个月后,陈婷在办公室里接到派出所打来的电话。她请了假后,急忙骑上自行车去派出所。在派出所门前旁边的空地上,停放着一辆摩托车。她觉得很眼熟,再瞅了瞅车牌号码,最后两个数字和那天遇到的那一对男女的摩托车的车牌号码的最后两个数字完全相同!“果真是他们?哈!真是老天有眼!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陈婷兴奋地走进了派出所,见到了上次接待她的民警,她急忙对民警说:“门外停放的一辆摩托车就是那辆。人呢?”民警笑笑,没作声,带她进了一间办公室。陈婷一进办公室,看见了坐在椅子上的一对男女,就是那天她遇到的一对男女。她小声地对民警说:“就是他们。”那坐在椅子上的一对男女站了起来,看着她笑了笑,男的还说了句:“你好!”陈婷没理睬他,径自坐下。民警笑着对陈婷说:“你误会他们了!你应该感谢他们才对!”陈婷懵了,用迷惑的眼光看着民警。民警把事情的经过讲了。民警在接到陈婷的报案后,就到李桂生的单位去了解情况了,还同李桂生谈话了。根据各方面的情况,民警排除了他们作案的可能性。“李桂生知道了你被抢了后,十分着急,就把情况告诉了她妹妹,也就是她——”民警指了指坐在李桂生旁边的女青年。“什么?妹妹!我还以为你们是——”陈婷有些不好意思了。“哥哥是我大伯的儿子。我哥哥是一个大好人!”女青年笑眯眯地看着哥哥,眼里露出自豪的目光。民警继续讲了下去——“李桂生兄妹常利用空闲时间骑着摩托车在大街小巷转。今天上午,他们遇到了抢你的那一对男女正在一商场前销赃。李岚,也就是李桂生的妹妹认出了相机和项链是你的。他们兄妹俩都会武功,就把那一对男女扭送到派出所来。我们在那一对男女的住地还取出了一些赃物……”民警拿来被抢去的东西。陈婷的相机、项链、手机都在,只有钱包不在,可能是怕被发现,把钱拿出,把包扔了。陈婷办好了取回东西的手续,谢了民警后,特地走到李桂生兄妹前,恭恭敬敬地鞠了一个躬,羞怯地说:“对不起!我错怪你们了!谢谢你们!”李岚笑着拉着陈婷的手,说:“我们做个好朋友吧!”

…… 时隔一年,这条小巷两旁的店铺多了,路上的行人和车辆也多了。路边围墙内的一长排桂花树,仍像去年一样散发着桂花的清香。昨天,她约了李桂生兄妹来这里照相。今天,她用心地打扮了一番后,骑着自行车来了。回想起近一年来与李桂生兄妹来往,真是……她突然感到双眼被人蒙住了。“不好!去年的那一幕又要重演了!”陈婷不再多想,赶紧把李桂生教给她的解脱方法使了出来。“咯咯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身后传了过来。陈婷回头一看,原来是李岚。“这是我们李家的功法,你怎么学到的呀?你老实交代!”见陈婷羞红了脸,李岚笑得弯下了腰。“我来给你们照一张吧!”李桂生拿出相机对她们说。照好后,李岚把陈婷拉到李桂生身边,说:“我给你们照一张吧!”“还是……还是一起照一张吧!”“那是自然的,他把三脚架都带来了。哥,你怎么像一个大姑娘似的……”

一阵微风吹过,飘来一股浓郁的桂花的清香……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